山东扑克三走势图今天|香港特碼走势图
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 今天是  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
  当前位置:首页 》 土家学林 》 事象研究
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“改土归流”的历史必然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李婧倩  信息来源:土家族文化网 


【摘    要】田氏在思州的土司统治,是封建王朝“羁縻”少数民族的典型代表,不仅是封建王朝“统”主张的具体实践,加强了民族团结,同时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发展。但是,具有羁縻色彩的“田氏土司”制度在明朝时期,逐步显?#21046;?#24330;端,于是历史发展规律选择了“改土设府”罢黜田氏土司。本文通过黔东田氏土司的兴衰史迹,窥探田氏土司制度的弊端和“改土设府”的历史必然性。
【关 键 词】改土归流  田氏土司  影响

    土司,即土官,顾名?#23478;澹?#23601;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首领。土司制度指朝廷在鞭长莫及的边远山区(主要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)实行土官(土司)世袭制,以土官治土民。这是中国封建社会在特定的历史时期、特定的地域、特定的条件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?#21619;?#26045;行的一种特殊的政治措施。
    施?#23567;?#22303;司制度”的少数民族地区,其首领大多是一个家族世袭地方土司,因而,可以说一个地区的土司统治的历史就是一个家族发展的历史。
    据《寰宇记》载,“思州,自战国以后,土地与黔?#22411;保?#24605;州乃今贵州省前身。如果我们要去了解贵州省的历史、了解思州的历史就不能离开“田氏土司”。因为思州设治长达1300多年,而由田氏掌控就有800多年。在思州地区,田氏土司在八百年里扮演着地方统治者的角色,绝对掌控着思州,田氏土司对黔东地方甚至贵州设府建省前后的文化、经济、社会生活?#21152;?#30528;深远的影响。
    二、思州田氏土司的变迁
    思州[1]是田氏世领之地,可以说,黔东思州的土司统治史,也就是田氏家族的兴衰史。
    田姓本为巴渝地区大姓。“蛮者,槃瓠之后,族类蕃衍,散处江、淮之间,汝、豫之郡。凭险作梗,世为寇乱。逮魏人失驭,其暴滋甚。有冉氏、向氏、田氏者,陬落?#20161;ⅲ?#20313;则大者万家,小者千户,更相崇树,僭称王侯,屯据三峡,断遏水路,荆、蜀行人至有假道者”[2]。 由此看出,田族是巴蜀地区的原住民和大族。据《史记》载,“(周武王)三十五年(前706),楚伐随。随曰:‘我无罪。’楚曰:‘我蛮夷也。今诸侯皆为叛相侵或相杀。我有敝甲,欲人观中国之政,请王室尊吾号。’随人为之周,请尊楚,王室不听,还报。三十七年(前704),楚熊通怒曰:‘吾先鬻熊,文王之师也,早终。?#36175;?#20030;我先公,乃以子男田令居楚,蛮夷?#26376;史?#32780;王不?#28216;唬?#25105;自尊耳!’?#20439;?#31435;为武王,与随人盟而去。于是始开濮地而有之。”其大意为,楚国熊通在请求王室尊重楚时提到,他的先?#20439;?#38543;文王,王成业之后,让其子封地居楚地。后熊通自立为王,开拓并?#33402;加?#20102;濮地。可知田氏早在战国时代就已开始统率濮地,同时?#33756;?#26126;田氏是楚国的望族[3]。
    田氏从思州?#26434;?#24314;置(621)以来,直到明?#35272;?#21313;一年(1413)改土设流的791年里一直统治着思州,其世袭时间之长。田氏统治思州的近八百年历史,在当地更?#23567;?#30000;氏天下800年”之说。
    而田氏在思州的实际统治,应该从黔东北土家族田姓?#30002;?#30000;宗显算起。据《田氏宗谱》载,黔东北田氏?#30002;?#20026;田宗显,祖籍山东高昌府,秦始?#26159;?#22825;下大族,楚之?#36873;?#23624;、景,齐之怀、田以实关中,而迁居山西代州雁门郡。汉高祖复迁吾族于京兆路蓝田县,居烂泥村。隋文帝开皇二年(582),黔州(治今彭水)苗夷屡叛,大臣苏威题奏授宗显开黔太守知黔州事奉诏征讨[4]。田宗显治黔后,民?#21335;?#26381;。于是兹土大治,民乐太?#20581;?#25454;《田氏宗谱》考记:?#20843;?#26411;(617年)陕西天鹅山白莲教金头和?#20449;?#20081;,调黔?#20889;?#21490;田宗显往征,兵至天鹅山与战,贼溃奔成?#36857;?#36861;?#26696;?#36133;走渝城,潜往小河,踵至漆地(后坪金竹山下),建牙(通衙),访贼至石马,问住民何所,答以石马故庸州也。宗显以山水秀丽,土地肥饶,兼之城郭依然,迨贼受首,遂家焉(是为田氏入踞思州之始)”。清道光《思南府续志》、民国《沿河县志》、《田氏家谱》也?#23567;八?#25991;帝开皇二年(582),宗显为黔?#20889;?#21490;知黔州事,民夷?#21490;?#26397;廷诰封为国公节?#20161;埂?#38539;末,田宗显奉命镇管黔中思州一十八渡、沿河四十八堡。世居石马。至明?#35272;?#21313;一年(1413)改土归流废,传26世历831年。”的记载。这些资料都能证实田宗?#28304;?#39046;十大姓开辟黔州后,开启了田氏思州800年统治。在田宗显之后,其后裔在隋、唐朝,接连?#30343;?#23448;,管理思州等地。田氏在思州开始扎根,发展。
    宋大观元年(1107),田宗显十四世孙田祐恭请求内附朝廷,情愿为朝廷王民,开辟了在中央统一治理下少数民族发展的时期。据嘉靖《思南府志》载:?#32610;图洌?#34115;部长田祐恭被召入觐,举?#20849;?#31867;远人,徽宗异之,问其故。曰:‘?#27982;?#23458;夏大均实教臣。’?#26174;茫?#21402;赐之。拜大均保州文学。”田祐恭因善于学习宋朝文化,被?#20301;?#23447;厚赐为蕃部长,统领思州疆土。田祐恭身经百战,屡建奇功,颇得朝廷信任。曾三次被召入京,朝廷赐以金带、银器、鞍马等物,并擢升官职。大观元年(1107年),奉命建筑思南州。政和二年(1112年),黄阳洞酋?#20857;?#19975;花叛乱黔、思等州,田祐恭奉命征讨。政和五年统义兵策应泸南,解梅岭堡之围,智擒卜漏,平二州八县及诸屯30余城,拓地2000余里。朝廷授忠义郎转武翼郎。?#20301;?#23447;政和八年(1118年),朝廷令田?#24248;?#22312;籍地今思南德江一带重建思州及务川县,?#24248;?#20026;守令。南宋建炎二年(1128年)七月,王辟进犯归州,思州田氏兵讨伐,平之。建炎四年(1130年)十一月,房州郭希进犯归州,田?#24248;?#24102;兵平息。此后,田祐恭多次奉令出征平?#20063;?#25239;击金人人侵屡次出征。田祐恭的多次出征不仅为宋王朝平叛了动乱,得到了宋王朝的嘉奖与信任,同时也在思州扩展?#20439;?#24049;的势力。可以说田?#24248;?#26159;思州田氏历史上的开拓者,田氏在田?#24248;?#26102;期得到较大发展。
    从隋朝田宗显开始到宋朝的田氏后裔,朝廷命他们在思州的统治,他们虽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土司,但是其统治的实质是土吏、土官、制度的施?#23567;?#32780;土吏、土官制?#20161;?#36136;上是元代土司制度的前身。
    元代以前的各个朝代施行土官制度(羁縻制度),要的是这些少数民族地区承认受中央朝廷管辖,纳贡称臣。朝廷只要能牵制着少数民族地区,让其领地不发动乱,不影响政权的稳定。其本质跟土司制度相同。都是中央朝廷控制少数民族地区的手段。
?#25991;?#20803;初,思州田氏发展成为贵州四家最大的土司之一。元代时期,中央在地方设行省,将全国划分为10个行省,行省下设路、府、州、县,在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土司制(元朝将历代统治者在羁縻政策下建立的土官、土吏制度发展成土司制度)。据?#23545;?#21490;·世祖本纪》载,至元十六年(1279年)元朝廷下令:“能率所部归附者,官不失职,民不失业?#20445;?#24605;州随之正式施行土司制度。元世祖至元十五年(1278年),田宗显二十一世孙田景贤以地降元,知思州,管理思州。田景贤归附后,元置新军万户府,不久,改为思州军民安抚司,田谨贤为安抚?#26775;?#39046;镇远州、务川县、九个蛮夷长官司。?#23143;螅?#24605;州治由务川迁龙泉坪(今贵州凤岗),置龙泉坪和水特姜(今思南)两长官司为附廓。后因平龙泉坪治所大火,思州治迁至清江(今贵州岑巩)。至元十七年,思州?#20301;?#26087;所,重新归置龙泉坪。
    可以说,思州处于一个重要的战略位置,元朝廷对思州地区以及思州田氏很为看重,元至正十六年(1279年),元世祖赐给思州田景贤所部的军队衣服和?#27426;?#30340;军?#36873;?#20803;朝时,朝廷更是多次招用思州军队远征。思州的辖地更是之前有了很大的扩展,远远超出唐?#38382;?#20195;的思州。以今天的地域来看,其地域大致东起湖南永顺、保靖,西到贵州凤冈、务川、一线, ?#29616;?#40660;南荔波、从江一线,北到重庆酉阳,几乎占了贵州的三分之一兼及湘西的一部分,其地域之辽阔。与同一时期周?#21634;?#20182;土司势力相比,思州土司无疑是首屈一指的。总观整个元朝时期,田氏土司一直跟元朝廷保持这很好的关系,田氏土司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很大发展,势力得到进一步的扩展。
元代土司制?#20154;淙杂?#21508;民族的首领进行统治,但是较以前历代王朝对少数民族地区仅是“羁摩”的控制来说,实行土司制度之后,中央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控制?#29616;?#21069;朝代确实加强了很多。
    元代后期,田族内部开始出现裂痕。元至正十五年(1355年),朱元璋取太平,任思州宣抚使的田仁厚归顺朱元璋,并献镇远、古州军民二府。此时,虽然田仁厚仍为务川、邛水、信宁?#20161;?#21439;,龙泉坪、水特姜、沿河祐溪等三十四长官司的宣抚?#26775;?#20294;是,身为镇远知州田茂安却对其堂侄田仁厚统辖身份甚为不屑。元末,明玉珍占领川蜀之地,为了要牢?#38382;?#20303;川蜀地方,对邻近的思州土司采取了拉拢招抚之策。至正二十二年(1362年),田茂?#27493;?#20854;辖地以献明玉珍,?#28304;?#24605;南道都元帅府(很快又改为思?#38386;?#24944;司),田茂安自任宣慰?#26775;?#25480;其长子田仁政为龙泉坪长官司,授其次子田仁智为镇远州军民同知,授其三子田仁?#20048;?#40857;泉坪,为都元帅。这种情况下,田仁厚当然不满田茂安“独自为政”的行为。?#23143;?#30000;仁厚统兵攻破龙泉坪后杀死田仁政和田仁美,田茂安痛心而死。田氏的两个分支结?#26775;?#30000;氏内部争斗的大幕由此拉开。
    元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六月初二,朱元璋平定湖南后,田仁智“遗其使来归?#20445;?#27966;遣都事杨琛向朱元璋交纳夏明玉珍所授的宣慰使司,以表示归附之心。朱元璋于是以田仁智辖地遥置思?#38386;?#24944;司隶湖广行省,田仁智仍任思?#38386;?#24944;使。明洪武五年(1372年),思州土司田弘正(田仁厚之子)率其所部蛮夷长官?#19978;?#36129;物,朱元?#26696;?#20852;之下,令田弘正继承其父思州宣慰使一职。因背叛和杀戮的导火线,本为同宗同族领辖的思州一分为思州和思南两个宣慰司,分别由两个田氏土司统治。而在之后,思南和思州两田氏土司本就旧仇未消,更因争议今万山汞矿区域等地,寻?#26222;?#26007;不已,又添新恨。明成祖年间,思州宣慰司田仁厚孙田琛和思?#38386;?#24944;司田仁智曾孙田宗鼎争夺边界今万山汞矿“砂坑?#20445;?#23558;两思的矛盾推向顶峰。
    明成祖?#35272;?#20843;年(1410年),思?#38386;?#24944;使田宗鼎与副使黄禧结怨多年,互相向朝廷奏表对方罪责。明朝廷考虑到思南的管理和稳定,决定宽待田宗鼎,改授黄禧为辰州(今湖南沅陵)知府,将黄禧调离思南。不久,由于思州宣慰使田琛与田宗鼎因为争“砂坑地”矛盾激化,调离思南的黄禧本心存不服,于是黄禧和田琛勾结,意图联合灭掉田宗鼎。“田琛自称天主,黄禧为大将,?#26102;?#25915;陷思南。宗鼎挈家逃走,田琛杀其弟,掘其祖?#26775;?#24182;?#37202;?#27597;尸?#20445;?#21452;方斗得不可开交。于是,田宗鼎上奏朝廷,明成祖勒令田琛和黄禧同赴?#26412;?#24403;面接受质询,而田琛、黄禧二人不但拒命不去,还暗使人?#27604;?#25945;坊司伺机为乱,事被察觉败露后,朝廷又?#23665;?#24311;瓒召见二人,田黄仍然抗旨不见。圣怒之下,朱棣便派镇远侯顾成?#26102;?#25235;到田琛、黄禧二人押到京城问罪。然而,田琛妻子冉氏非常强悍,见其夫被抓,就唆使诱?#32487;?#32599;?#26085;?#30340;苗民反乱。当时,朝廷有人主张派遣田琛回思州招抚以免罪,但明成祖朱棣不许,还下令顾?#23665;?#26432;台罗诸寨,苗首普亮被斩,田琛、黄禧也因“为土人之害,琛悖逆不道,构扇旁州,妄开边衅,屠戮善?#36857;?#25239;拒朝命”之罪而?#24405;?#29425;,田琛不久被杀。
    朝廷本念田宗鼎仍可救药,下令回思南复原职。但田宗鼎不听,执意报复朝廷。明成祖认为田宗鼎已经获宥免罪,但迷途不返,不知自省,将田宗鼎囚禁打入牢狱。田宗鼎在狱中供出其祖母和黄禧的奸情,其祖母以牙还牙揭发田宗鼎缢杀其母,渎乱人伦的罪证。?#35272;?#21313;一年(1413年),明成祖命刑部治田氏纷争之罪:“田琛、宗鼎分治思州、思南,皆为民害。琛不道,已正法。宗鼎灭伦,罪不可赦。其思州、思?#29616;?#19977;十九长官司地,更为郡县,贵州布政使司辖之”。废黜思州、思南两司,取消土司世袭制度﹐改设思州、新化、黎?#20581;?#30707;阡、思南、镇远、铜仁、乌罗八府,派遣有?#27426;?#20219;期的流官进行管理,进?#23567;?#25913;土归流?#20445;?#22312;贵州撤司设府。至此,强大的田氏宗族势力在黔东的统治覆灭,长达八百年的田氏统治成为历史。
    三、田氏土司统治的影响
    田氏在思州的土司统治,是封建王朝“羁縻”少数民族的典型代表和象征,不仅是封建王朝“大一统”主张的具体实践,加强了民族团结,同时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发展。但是,随着历史发展和本身的?#27605;藎?#30000;氏土司制度最终在“改土归流?#27605;?#34987;废除,成了黔东?#27426;?#21382;史的标记。
    1、田氏土司统?#38382;?#21476;代王朝处理民族地区行政制度上的创举。
纵观中国封建社会历史,在对立与统一、?#25512;?#19982;战争的演变历程中,历朝历代王朝与少数民族地区的关系是“归附与独立、羁縻与武治”的交替。唐宋王朝推?#23567;?#24576;柔远人,义在羁縻”的政策,旨在牵连、束缚?#22303;?#32476;少数民族地区首领,使之不生“异心”。 执行羁縻政策的地方,王朝承认各少数民族的世袭首领地位,给予其官?#24052;废危?#20197;进行 “恩威德政”并治,“‘以夷制夷’、以土官治土民?#20445;?#20351;朝廷中央的敕诏在少数民族地区能够得到贯彻。封建王朝中央统治阶?#29420;?#29992;少数民族中旧的贵族进?#24615;?#25919;治上进行统治,在经济上“让原来的生产方式维持下去,满足于征收纳贡”。
    田氏家族在西南的土司统治,是在唐?#38382;?#26399;羁縻州县建制之上发展而来的。唐玄宗置黔中道时,除了设置与内地相同的十八个经制州外,还设置了四十九个羁縻州。这是唐代处理民族地区行政制度上的创举。永隆间(680年),田宗显曾孙田克昌一支离开黔州到务州(今沿河县城)建立羁縻州思州城。思州羁縻州是对少数民族实行羁管制度的产物。羁縻州刺史为全州首脑,由朝庭任命本地民族的首领担任“皆得世袭?#20445;?#24030;内所有官员(包括各县的县令)?#21152;?#24403;地族人充任,“全其部落,?#31216;?#22303;俗”[5],住在原地,照旧生活,不被征收赋税,不需?#26102;?#25143;口,允许自己保留军队,不限制其数量。只在刺史之下,设立由中央派出官员担任的“长史”代表中央“?#25512;洳考?#39046;之”[6]宋朝蕃部长田祐恭归附,使古贵州一直成为中央统治版图之一。
    宗徽宗大观元年(1107年),田宗显十四世孙西南夷蕃部长田祐恭入朝内?#20581;?#23435;朝虽然国力强大,但历代?#23454;?#37325;文?#27835;洌?#23545;周边势力强大的少数民族军?#24405;?#22242;和西南少数民族也实行羁縻政策。羁縻州刺史依靠强大的军事力量控制,内乱不起,外患不入,与朝廷保?#33267;?#22909;的关系。
    田氏土司在思州的统治,是特定历史需要前提下,由于?#27426;?#26102;代的需要产生的。中央朝廷需要通过田氏土司来管辖其力之所不能及的偏远地区,田氏土司在思州保持了较长时间的稳定统治,?#27426;?#31243;度上维护了整个国家的稳定。
    2、田氏土司统治促进?#35828;?#26041;经济?#27604;?#21644;文化发展。
    为体现民族好地区的归属,田氏自隋田宗显起定期向中央“朝贡”当地的土特产或珍奇异物,朝庭以数倍于所贡所值赏赐。据史料记载:铜仁府所属省溪司、大万山长官司产朱砂,大万山又产水银;思州所属的施溪、?#39057;?#28330;长官司和思南府所属务川县和印江长官司、蛮夷长官司均产朱砂水银。其中,务川一县就有板场、木悠、?#20202;啊?#20219;办4个矿坑[7]。《务川县志》记,隋大业七年(614年),黔中太守田宗显向朝廷纳课水银190.5斤。“贵州布政司属府岁解水银227斤,朱砂16斤8?#20581;?#24605;南府,岁解水银一197斤8两;水德司4斤,蛮夷司3斤,婺川县169斤8两,印江县23斤。铜仁府,岁解水银29斤8两,朱砂16斤8两;省溪司11斤,万山司5斤8?#20581;?nbsp;[8]。?#35268;?#24029;县的水银产量成为贵州最大。这些民族地区,因“砂坑之利,商贾辐辏,人多殷富”。
    ?#38382;保?#30000;?#24248;?#32479;治思州期间,刻意学习汉文化,风气所至,?#20064;?#22995;得到汉文化风气渲染之先利,一改土司统治天生的封闭特征,创设了贵州最早的“?#25945;?#20070;院”和官舟永福寺等教育、佛教场所,中央王朝对民族地区的民族风俗习惯进行行政干涉。 ?#32610;?#32479;初,蛮夷长官司奏土官衙门婚姻,皆徒土俗,乞颁恩命。帝以土司循袭旧俗,因亲结婚者,既累经赦宥不论,继今悉依朝廷礼法,违者罪之。”[9] “……本府新设儒学庙堂斋舍未?#31119;?#29983;徒讲肄无所,欲发民创?#26775;?#26410;敢自擅。?#26174;唬骸?#36828;方初开学校,若无庙宇斋舍,何以?#39046;?#20107;,变夷俗。’命工部从其所奏。”[10]此种兴办教育之举,客观上对发展民族地区的文化教育事业起到了积极作用。当明王朝以中央政令的方式在其新的行政属地开始推行改土归流后,尤其是实行?#20973;?#21462;士,许多文化名人步入中央王朝大殿[11]。
    从唐代到?#25991;?#19968;直?#26377;?#20102;661年的羁縻州,加强了民族团结,也促进了文化交流,?#27427;?#20110;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。
    而到了明朝,土司制度的发展带动了思州的社会经济发展,思州及思南等地的经济得到了超过前代的发展。嘉靖《思南府志》云:“夷佬渐被德化,欲效中华,务本力?#20581;?“多巨族,负地望,颇以富足夸诈”。这些都表明了田氏土司在思州的稳定统治,给思州的经济、文化提供了很好的环?#22330;?
    田氏土司统?#38382;?#26399;,少数民族和汉族得到更多的交流,在?#27426;?#31243;度上也促进了思州当地的少数民族(如土家族、苗族等)的发展。
     3、“改土设府?#27604;?#20195;田氏世袭统治制度,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。
    虽然田氏为贵州历史上最著名的望族大姓,史?#23567;?#24605;播田杨,两广岑黄”称誉;如果没有田氏同宗同族相煎、同根同源背离、叔侄结怨相斗,恐?#38534;?#24605;播田杨”的美誉会更久远。因为历史的潮流和政治的变革以及贵州府治的存在,虽然无需以田氏的兴衰为前提,但它总是在一个民族或一个政?#25991;?#37096;矛盾的作用下永远向前的。因为,田氏统治的矛盾客观上已经不再?#35270;?#21382;史发展,而田氏同宗同族相煎、叔侄结怨相斗就是这个统治矛盾的外在表现,客观上导致“改土归流?#27604;?#20195;田氏世袭思州的制度。
    元朝开始实行的土司制度弊病很多。土官以世袭故,恣肆虐杀百姓,为患边?#22330;?#32463;常出现“汉民被其摧?#26657;?#22839;人受其?#20493;尽!?#22303;司家族内部也经常发生械斗和战争,为争夺土府继承权而互相残杀。如田琛和黄禧二人和田宗鼎的争斗,使百姓受到严重残害。?#20843;?#27178;虐人,人甚苦之”[12]。
    而且,当地土司统治,长达数百年,在当地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宗族势力,且由于地域距中央?#26174;叮?#22825;高?#23454;?#36828;,力之所不及,土司统治就在?#27426;?#31243;度?#38386;?#25104;了有规模的地方割据,而这样的地方割据发展起来,开始独立自立的想法,不服中央管理,如,田琛就大胆违?#25925;?#21629;。?#26469;?#27839;袭的土司割据严重影响了中央政权的大一统统治。
     为了解决日久相沿的土司割据的积弊﹐明清两朝的统治者主张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取消土司世袭制度,设立府、厅、州、县,派遣有?#27426;?#20219;期的流官进行管理。明朝政府为了全面控制少数民族地区,大规模推行改土归流,以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和依靠少数民族地区的部分土司?#22242;?#36963;的流官来维持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秩序。
    从田氏土司“同族操戈”、“相煎太烈”从而导致“废司设府”的政治变革的历史看出,思南、思州的改流,决非偶然。从表面?#23777;矗坪?#22240;田琛和田宗鼎之争引起,但实际?#20808;?#26159;因社会改变,必须改革了,土司制度毕竟是落后生产力和滞后政?#20301;?#22659;的产物,每时?#38752;?#37117;显现出其落后性,当明朝时期思州社会生产力有所发展之后,这种制度已经开始束缚经济文化的发展。而且,明王朝强大自己的实力以后,不可能允许地方割据影响中央政权的情况产生。而田琛和田宗鼎的争斗,恰好为明朝廷提供了好的时机,去消除土司制度带来的坏的影响。能改变思州的政治格局,让明朝廷更直接地管辖思州。
    明?#35272;?#21313;一年,?#24223;?#24605;南、思州二宣慰司,设置铜仁、思南、石阡、乌罗等八府,不仅是当时国内的重大历史事件,也是明代贵州“改土归流”的主要标?#33606;?#23545;铜仁乃至贵州全境经济社会的发展具?#27427;?#31243;碑的意义。改土归流使得当地大多数土司被废除,但为了维持改土归流后思州地区的社会秩序,不得不继续依靠沿用土著宗族的势力(不会对中央统治造?#36175;?#32961;的宗族),实?#23567;?#22303;流并治?#20445;?#27966;流官前去管理、监视土司。如今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(位于黔东?#20445;?#23646;思州),从雍正五年(1727年)起开始土流分治,先后设吏目、弹压委员、分治委员。雍正五年(1727年)置思南府沿河祐溪、?#27663;?#20108;长官司府,设吏目(流官)各一?#20445;?#21152;?#33795;?#30693;衔,以稽查土司。沿河祐溪长官司从元至元二十二年(1285年)设置以来,历经元明清三代,土司世袭制经历了629年,直至1914年才退出历史舞台。
    尽管改土归流后﹐部分上层土司不甘心失败﹐时刻图谋复辟。同时有些?#23536;?#22312;新地区肆?#26143;?#25504;,有的流官不善于经理﹐骤然增加赋税﹐兴派徭役,自身又贪赃勒索。加之新设营汛部伍大多从邻近地区抽调而来﹐?#29575;?#21407;来地区力量?#25307;欏?#36825;就使原土司有了叛?#21307;?#21475;和可乘之机。但是从总体来说,这些势力?#24049;?#23567;,并没有形成像之前田氏的那种强大势力。思州的改土归流,打破了田氏家族在黔东地区一家独大的?#32622;媯欢?#31243;度上维护了中央政权,巩固了中央对黔东地区的统治。
    总之,“改土归流”罢黜了田氏土司统治,动摇了土司“世袭”政权,减少了西南少数民族叛乱因素,加强了中央对边远地区的统治,极大程度地增强了西南少数民族与内地经济、文化、科技的交流,促进了西南边远地区社会的向前发展,对中国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有着积极意义。
(作者为贵州沿河民族中学教师 )

参考文献
1、  韩宗祥-《国之宝——思州石砚》-2007-6-5
2、 王明析《务川历史古籍文献资料辑录》政协务川文史资料第13辑导言,2010·3出版。
3、 《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志》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地方?#26223;?#20844;室  1993·9出版
4、 《明清时代改土归流后黔中少数民族区域社会的变迁》高应达  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·6
5、 《“两思”地区改土设流的历史成因及其背景》瞿政?#20581;?#38108;仁日报》2012·10·27第二版

[1] 1999年版?#27934;?#28023;?#32439;ⅲ骸?#24030;、土司、府名。?#26222;?#35266;四年(630)改务州置。治务川(今贵州沿河东、宋移至今务川)。辖今贵州务川、沿河、印江和重庆酉阳、秀山等县地,唐末废,北?#25991;?#22797;置,不久废,南宋初再置”。
[2] 引自《周书》。
[3] 据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载:“周纪二,显王七年(前362),……楚自汉中,南有巴、黔中,皆以夷濯遇秦,摈斥之,不得与中国之会盟。于是孝公发愤,布德修政,欲以强秦。”《战国策》载:“……楚地西有黔?#23567;?#24043;郡,东有夏州、海阳,南有?#36176;ァ?#33485;梧,北有汾陉之塞、郇阳。地方五千里,带甲百万,车千乘,骑万匹,粟支十年……’”。
[4] 引自(嘉靖)《思南府志·名宦志》)。
[5] 引自《?#25163;?#36890;鉴》卷193页。
[6] 引自《唐会要》卷96页。
[7] 引自《寰宇通志》、《大明一统志》和《弘志·贵?#33795;?#32463;新志》等文献资料。
[8] 引自(嘉靖)《思南府志》。
[9] 引自《明史》。
[10] 引自《清实录》。
[11] 嘉靖《思南府志》记:?#32610;图洌?#34281;部长田?#24248;?#34987;召入觐,进?#20849;?#31867;远人,徽宗异之,问其故?曰:‘?#27982;?#23458;夏大均实教臣。’?#26174;謾?#21402;赐之,拜大均保州文学。”
[12] 引自《明实录》。


相关文章
·“乡村振兴•民族地区文化建设”学术研讨会在贵州沿河召开
·土家传统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生动实践
·沿河土家学会助力提升文化软实力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
·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举办第二届武陵山片区土家山歌邀?#32948;?/a>
·土家山歌唱响武陵山区“民族好声音”
·沿河打造土家山歌文化品牌
·第二届武陵山片区土家山歌邀?#32948;?月28日在沿河举行
·李达沿河见贺龙
·沿河唱响生态文明建设和谐乐章
·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文化旅游商品加工项目

版权与免责声明 | 进入论坛

 
图说分享
· 奋力构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——写在《贵州
· 甘茂华:追寻土家风流
·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
·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
·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
· 永顺土司?#23448;?#32500;护明朝边疆稳定
·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
·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“改土归流”的历史必

远山的呼唤

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

八宝铜铃舞

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
·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
·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
· ?#26376;?#24681;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
· 土家族 “过赶年?#21271;?#26512;  
·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
· 命根子泥土  
·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
·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...  
   土家族文学“灵物母题”的叙事解读
  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?#26408;?#20105;力生物农业多样性
  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
  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
  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
   阿蓬江畔的村庄
  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
  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
关于我们 |  网站介绍 |  管理团队 |  申请链接 |  欢迎投稿 |  网?#26087;?#26126; |  联系我们 |  网站大事记

版权所有:土家族文化网   地址:?#26412;?#24066;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 
技术支持:?#26412;?#29790;武陵峰文化发展?#34892;?nbsp;   服务热线:15811366188   ?#27663;洌?A href="mailto:">    
本网站部分资源来?#20174;?#32593;络或书报杂?#33606;?#29256;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?#39038;?#26377;,如果涉及?#39759;?#29256;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
京ICP备13015328号-2号  ?#26412;?#24066;公安?#30452;?#26696;号110105005973

山东扑克三走势图今天 百万脑力时代能赚钱吗 中彩网双色球开奖结果 捷豹彩票网址 法甲哪个网站有版权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找盛通 郑州如何赚钱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分分彩坑人规律 北京赛车投注网址多少 过年跑黑车的赚钱技巧